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科协九大>>五年回顾

我省科技工作者总量增至535万人——来自第三次山东省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课题组的报告

发布时间:2019-02-21   来源:山东省科学技术协会    作者:朱孔来 王雅冬 苏芳晨   浏览次数:

2017年下半年,山东省科协组织开展了第三次山东省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从调查结果看,我省科技工作者总量为535.19万人,科技工作者的职业类型及结构状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农业技术人员以及自然科学类人员,所占比重均有所提升,总体趋于优化。科技工作者的创造性、积极性和责任感有较大提升,科技工作者更加关注新技术新产品的创新和转化。科技工作者生活幸福感和满意度较高,对未来5年的生活水平、事业发展和工作状况很有信心,同时他们提升自身发展空间的需求也十分强烈。青年科技工作者群体需要予以重点关注。

科技工作者队伍趋向

高学历、高水平、高层次发展

调查显示,截止到2017年,全省科技工作者总量为535.19万人,比2013年(测算数据为433.27万人)增加了101.92万人。科技工作者数量占全省总人口的比重为5.35%。其中,男性科技工作者所占比例为67.56%,女性科技工作者为32.44%。

从各市科技工作者数量看,济南、青岛、潍坊、临沂、济宁科技工作者数量相对较多,主要与总人口数量多以及科技工作者密集度高有关。

从科技工作者的年龄结构来看,以31—40岁的居多,占37.69%;其次是41—50岁,占26.32%;再次为21—30岁,占25.13%;51—60岁的科技工作者占9.93%。整体而言,中青年科技工作者是团队主力军,且30岁以上年龄段的科技工作者所占比例较2013年均有所提升,表明科技工作者趋向成熟化发展。

调查显示,学历水平在大学本科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占一半左右,其中大学本科生所占比例最高,为41.10%,硕士和博士分别为5.92%和1.04%。根据对比结果显示,2017年全省科技工作者的学历结构与2013年所调查的科技工作者的学历结构存在较大变化,正趋向高学历、高水平、高层次发展。

从科技工作者的职业类型来看,2013年以来,我省科技工作者的职业类型更加趋向多领域、多面化和平均化,尤其是研发人员、农业技术人员以及自然科学类人员,所占比重均有所提升。科技工作者所从事的职业,以工程技术人员数量最多,为315.01万人,占比58.86%;其次是卫生技术人员,为74.28万人,占比13.88%;再次是自然科学教学人员,为56.41万人,占比10.54%。(详见图1)

从科技工作者所在单位的组织类型来看,科技工作者的工作单位组织类型进一步变宽、变广。2013年调查中,在社会团体工作的科技工作者为0,到2017年已经达到1.27%。(详见图2)

从科技工作者所在单位的行业类型来看,科技工作者在企业内工作的人数较多,其中大型企业占比24.65%,中小企业占比33.03%;教育行业,占比为13.78%;医疗卫生行业,占比12.52%。

各类科技奖励对调动科技工作者

创造性和积极性作用明显

国家所设立的各级科技奖励对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增强科技人员的责任感、提高科研产出数量和质量、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等方面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进一步营造了尊重科技工作者的社会氛围,吸引更多的青年科技工作者创新创业等。(详见表1)

现有的科技奖励对于调动科技人员的积极性方面发挥的作用十分明显,有95.27%的科技工作者表示认同。九成以上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国内现有的科技奖励对于增强科技人员责任感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详见图3)

国内现有的科技奖励在一定程度上极大地提高了科技人员的科研产出数量和质量,90%以上的科技工作者表示作用明显。科技奖励调动了广大科技工作者的工作积极性,在社会上营造了尊重知识、尊重创造、尊重科技工作者的氛围,更是推动了科研水平和科技进步,形成了良好的示范效应。

在各种形式的科研成果中,近一半的科技工作者更加关注新技术新产品的创新和转化;其次是专利或论文,分别占比21.63%和20.42%,也属于科技工作者较为重视的科研成果之一。(详见图4)

从科技工作者专利获得数量来看,科技工作者人均专利数为0.422件,其中发明专利数人均为0.15件;实用新型专利数人均为0.253件;外观设计专利数人均为0.023件。专利成果主要集中于应用领域,科技工作者的专利成果倾向于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详见图5)

被调查的科技工作者中,有10.12%的科技工作者获得应用技术成果(包含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新装备、农业、生物新品种、矿产新品种、工程设计图纸、计算机软件、其他应用技术)人均0.34项。在科技工作者承担的项目中,产学研合作项目的占比42%。

科技工作者提升自身发展空间的需求

十分强烈

调查显示,科技工作者在是否需要进修或学习考虑中,非常需要的人数所占比例为47.61%。而在科研工作面临的困难方面,48.21%的科技工作者认为自己研究水平有限是最大困难。在科技工作者面临的最大困扰方面,认为自己跟不上知识更新速度的占16.8%,其他分别为缺乏业务/学术交流,职称/职务晋升难,业务和科研活动时间不足等。

从科技工作者获取、了解科技信息的主要渠道来看,主要以互联网、学术期刊以及专业培训为主,比例分别为63.45%、41.32%和31.56%,其他渠道还有学术会议、广播电视、报纸、人际交流和其他。(详见图6)以专业培训来说,科技工作者每年参加的由单位组织或出资的业务/技术培训中,累计时间在10天以内(包括10天)的人数占总数的82.52%。科技工作者每年利用业余时间自费参加的培训中,累计时间在20天以内(包括20天)的人数占总数的92.53%。

科技工作者参加进修或培训活动,有37.88%科技工作者认为有困难,主要原因是单位工作忙,所占比例为27.72%;其他原因,包括地域限制、机会渠道少、缺乏相关信息、时间不够用、事务繁杂、语言障碍、知识不精等。

科技工作者的生活幸福感和满意度较高

大部分科技工作者对国家相关科技政策充满信心,对目前我国创新环境的评价较好。总体而言,科技工作者感觉自己的生活水平、事业发展和工作状况以及我国整体科研环境都有了一定程度改善,对未来5年的生活水平、事业发展和工作状况很有信心。

调查显示,就对工作满意程度来说,有64.50%的人表示对当下的工作、工作条件以及工作环境感到满意,其中非常满意的占28.87%。整体而言,我省科技工作者对工作、工作环境和条件的满意程度较高。

对当前生活、生活条件以及生活环境的满意程度来说,有65.21%的人表示满意,其中非常满意的占27.52%。就对社会整体的满意程度来说,有63.43%的人感到满意,其中非常满意的占26.31%。(与科技工作者对工作以及生活的满意程度相比,这类人群对于社会的满意程度要稍低一些,但我省科技工作者对社会环境的满意程度总体较高。)

在影响科技工作者生活满意度的因素中,收入低是主要原因。有39%的科技工作者认为个人收入在当地的水平处于中下层,仅有10%的科技工作者认为自己的收入位于当地收入的中上层。

调查显示,当前科技工作者队伍的平均健康状况不容乐观。科技工作者认为身体“非常健康”的比例仅为9%,“一般”的比例为33%,“不太健康”的比例为9%,觉得长期身体疲劳的占比为26.3%。精神状态方面,超过一半的科技工作者表示“压力非常大”,让他们感到压力的主要因素分别是家庭生活、工作本身和经济收入。

青年科技工作者发展需要特别关注

青年科技工作者是国家创新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科技创新队伍中最具活力的生力军,他们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往往面临更多的机遇和挑战,也承受着更大的心理压力和冲突,需要给予特别关注。

与2013年调查结果比较来看,21—30岁年龄段科技工作者在2017年占比仅为25.13%,较2013年下降较大。一方面反映出近几年科技工作者年轻力量注入力度有所下降,另一方面,2013至2017年间有大量青年科技工作者流失,这与工作收入待遇差和职业发展前景不乐观等众多原因相关。改善科技工作者工作环境,提升其待遇水平,保证其忠诚度,才能不断激发更多的年轻科技工作者投入到科技事业中,才能为科技工作者队伍注入源源不断的后备力量。在科技工作者对目前“青年科技人员成长受限”现象是否严重的评价调查中,6%的受访科技工作者认为目前“青年科技人员成长受限”的现象非常严重,认为比较严重的比例达23%。

从职称调查数据看,2017年科技工作者中无职称人员所占比例为42.60%,在这些无职称的科技工作者中,大多是年轻科技工作者。根据两次科技工作者调查数据对比,2013年科技工作者调查中,无职称、初级职称和中级职称的科技工作者所占比例都介于25%—30%,且绝大数为年轻科技工作者,拥有高级职称的人数较少。

科技工作者职称结构与科技工作者的学历结构有很强的关联性,学历较高的科技工作者更愿意也更容易获取高职称。无职称人数多与在企业工作的科技工作者人数多有关系,我省一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在企业工作,而多数企业更看重个人能力和个人成果而不是职称等级高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科技工作者对职称的评定。

职称不仅仅是荣誉及称号,更是个人能力的体现,鼓励广大科技工作者进一步提升自身工作能力,重视职称的获取,是政府及相关单位应关注的重点问题。(详见图7、8)

调查显示,科技奖励对青年及基层科技工作者的激励作用相对不突出。我省获得科技奖励的科技工作者主要集中于拥有中级职称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中,在拥有初级职称和无职称的科技工作者、青年科技工作者群体中,获得科研奖励的寥寥无几。我省拥有中级及以上职称的科技工作者占比41.33%,拥有低职称或无职称的科技工作者中,大部分为青年或基层科技工作者。科技奖励可以调动科技人员的积极性、提高科研产出的数量和质量、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奖励的设置应更加宽泛,涵盖青年及基层科技工作者。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